上海知名刑事律师孙金山,前金牌刑事法官,专注办理全国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欢迎咨询!
logo
联系电话
行业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报道 >> 详情

孙金山刑事律师谈:生产、销售假药进行诈骗的行为是如何定性的?

上传时间:2019-11-20          浏览次数:7
    基本案情:
    吴某等为获取非法利益,将购进的A药品(正规厂家生产)装入事先准备好的B药品包装袋中,冒充B药品消费给某知名医药公司,销售金额为人民币56万元。另查明,A药品价格极低,治疗某类疾病,且服用后本身对人体无害;B药品价格较高,治疗另一类疾病。
    问题:吴某的行为应如何定罪处罚?
    答: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典型的假药有两种:一种是药品所含成分的名称与国家药品标准或省、自治区、直辖市药品标准规定不相符;另一种是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以彼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本案中,A药品与B药品从成分、效用及国家药品的标准规定均不符,属于以上假药的第二种情况,即以彼药品冒充此药品。根据以上规定,吴某的行为应认定为生产、销售假药罪。
    另外,吴某为了获取非法利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A药品装入事先准备好的B药品包装袋中,虚构“所销售的A药品是B药品”的事实,骗取某知名医药公司的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亦构成诈骗罪。
    当然,吴某的行为也属于“未经允许非法经营药品”的行为,同时亦构成非法经营罪。
    吴某的同一行为触犯了刑法多个罪名,根据刑法有关法条竞合的原理,应择一重罪处罚。销售金额为56万元,如以生产、销售假药罪追责,法定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如以诈骗罪追责,法定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如以非法经营罪追责,法定刑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很明显,销售金额为56万元时,生产、销售假药罪的法定刑最高,应以该罪定罪量刑。‘
    孙金山刑事律师还曾代理过一个销售假药的案子。行为人在诊疗过程中,以一般保健类中药“泥灸”冒充某名贵中药材销售给重症患者外敷用,其中有三名癌症晚期患者陆续死亡。笔者在审查起诉阶段介入该案,会见时,行为人情绪异常低落,称办案民警曾讲,本来打算以诈骗罪移送审查起诉的,但由于有三名被害人死亡,销售假药罪的最高刑可至死刑,故最终以销售假药罪移送审查起诉。行为人担心自己会判死刑,故异常恐惧。后经详细了解,该中药“泥灸”外敷后对人体无任何毒副作用,相反有舒筋活血等保健预防作用;去世的三名患者均患有晚期癌症,均因正规医院不能通过正常途径有效救治后,才通过朋友介绍慕名找到行为人并请求行为人为其尽力救治。至此,孙金山刑事律师认为,因外敷中药“泥灸”并不能导致三名患者死亡,故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行为人销售假药的行为与三名患者的死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故三名患者的死亡不能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本案只能从销售数额方面考虑量刑。后来在审查起诉终结前,行为人称,办案检察官曾向其透漏,准备指控其犯罪数额为170余万元,考虑到有三名被害人死亡,估计法院得在十五年以上量刑。一审阶段,经孙金山刑事律师全力辩护,法院最终未认定“三名被害人的死亡与本案销售假药行为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且在销售数额的认定方面,也在公诉机关指控的基础上有所扣减,最终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
联系方式

扫一扫

微信预约来访

  来访请提前电话预约:138-1620-6804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