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名刑事律师孙金山,前金牌刑事法官,专注办理全国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欢迎咨询!
logo
联系电话
行业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报道 >> 详情

上海刑事律师:“不知者”能否免罪

上传时间:2020-08-17          浏览次数:14
  随着法定犯时代的到来,一般公众陷入一种不知道的犯罪的风险急剧上升。不同于自然犯,即如故意杀人等天然就是一种犯罪,法定犯,是指由法律规定才成为犯罪的犯罪。由于法定犯反社会伦理程度相对较弱,人们知道它往往需要通过阅读或者知晓相关法律规定。也正因如此,一般公众更容易不经意间触犯法定犯而陷入一种“不自知”的状态。特别是在受到公安机关侦查、检察机关追诉后,公众往往会惊呼自己竟然成为了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乃至深感冤枉——“我哪里知道这是犯罪,如果知道我一定不可能这么做。”那么,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罪,究竟能不能免罪?
  客观地说,司法实践中,以不知罪申辩无罪的成功率是相对较低的。因为,尽管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不知法不免罪”,但“不知法不免罪”是司法实践中被普遍遵循的原则。而司法之所以信奉“不知法不免罪”,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在司法者看来,所有法律规定的内容都已公布,即便是由法律确定的犯罪,也业已提前公布,一般可推定国民知晓或者应当知晓。至于事实上,是否每个国民都已知晓,司法者既无法判断也无需判断。并且,考虑到如果贸然判定不知法免罪,还会形成“奖励”不了解法律的人的风气,这显然是违背法治精神,也是司法者所不愿意看到的。
  但问题在于古谚语“不知者无罪”,一般公众也确实存在不可能完全了解所有法律的可能。比如,一般人知道不能捕杀、出售、购买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但一般人却无法清楚的知道什么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要求一般公众清楚的知道所有法律的方方面面是严苛的,也是不合理的。那么,在确实不知道自己行为是犯罪的情况下,“无辜者”又该如何尽可能的避免定罪处罚?
  第一,要尽可能的收集确实不知道自己行为可能涉及犯罪的证据,比如,购买鸟儿时,卖方明确告知自己这不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并提供相关依据的,又或者自己主动询问过相关机构等确定不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等等。在极少数不知者无罪的判决中,被告就自己不知道行为涉及犯罪有证据证明的,法官采纳可能性明显升高; 第二,可以从法律规定与传统风俗习惯的冲突入手,争取获得免于刑事处罚。比如,2014年7月10日,河南新野县鲍凤山等四位耍猴人在牡丹江市街头被森林公安带走。9月23日,丹江市东京城林区基层法院作出判决,认定其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但情节较轻,不予刑事处罚。尽管对耍猴这种民间艺术是否文明等有争议,但耍猴艺人自我国古代东汉一直存续至今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传统的风俗习惯会迫使司法者即便在作出有罪判决时尽可能的不处罚。 第三,可以从主观恶性以及社会危害性角度为自己进行罪轻辩解,争取获得缓刑。比如,在轰动一时的赵春华非法持有枪支案中,赵春华摆设射击摊位营生,后因摊位所用枪支鉴定符合刑法上的“枪支”标准,一审被判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2017年1月26日,二审法院综合考虑赵春华的各种情节,对其量刑依法改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当然,缓刑亦是对赵春华的过重处罚,但是相比一审的实刑,缓刑总算是相对更好的结果。
  归根结底,提高自己的刑事风险防范意识,才是防止自己成为那个“不知法不免罪”对象的最安全办法。
联系方式

扫一扫

微信预约来访

  来访请提前电话预约:138-1620-6804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