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名刑事律师孙金山,前金牌刑事法官,专注办理全国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欢迎咨询!
logo
联系电话
行业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报道 >> 详情

如何看待疫情下的合理涨价与价格违法?

上传时间:2020-03-03          浏览次数:4
    对于什么样的行政违法案件,需要向公安机关移送,该通知在第二条予以了明确:市场监管部门在查处价格违法案件过程中,发现利用疫情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恶意囤积、哄抬物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一)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二)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根据2003年5月14日最高院、最高检《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2020年2月6日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上述价格违法行为按《刑法》225条的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而根据《刑法》第225条及231条规定,构成非法经营罪,一般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单位犯罪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照上述规定处罚。
    2020年2月11日讨论通过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妨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刑事案件的审理指南》第21条也提到:违反国家在疫情防控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个人违法所得在一万元以上、单位违法所得在十万元以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同时,该指南第22条规定,对于非法经营行为同时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择一重罪处罚。
    由上可见,对于价格违法行为达到什么样的金额、一般构成什么罪名、刑罚如何,大家会有比较明确的认知和判断。但现实发生的大量见诸媒体的价格违法案件来看,有的未必就是主观上要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以大发国难财,但无一例外的是,被行政处罚甚至定罪的,客观上少不了的情节是其售价高于疫情之前的售卖价格。有的价格一飞冲天,比如10只3M口罩售价850元,价格违法尚好理解;而有的如湖北洪湖一药房,因口罩进价6角加价4角按1元出售,被市监局罚款4万余元,却是网上一片哗然。
    前有北京、天津药房加价售卖口罩被罚款300万元,今有湖北药房1元售卖口罩被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在经济市场化的今天,这不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问题。因为法律对于很多商品价格可以上涨多少并无明确规定,网友也是分成两派,有主张由市场来调控的,有反对价格一路上扬的。价格是适度放开,还是由市场来主导,大家议论纷纷。
    以口罩为例,是否适用政府指导价呢?根据《价格法》第6条规定,“商品价格和服务价格,除依照本法第十八条规定适用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外,实行市场调节价,由经营者依照本法自主制定。”《价格法》第18条规定为:“下列商品和服务价格,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实行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一)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关系重大的极少数商品价格;(二)资源稀缺的少数商品价格;(三)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四)重要的公用事业价格;(五)重要的公益性服务价格。”可见,口罩等物资应属于市场调价范畴。
    笔者发现,网络上支持口罩由市场来调控涨价的理由主要是:要相信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调控作用,只有放开物价,才能刺激产能,最终扩大供给,达到供需平衡。更有某经济学家认为,存在即合理,并举例说在沙漠中一瓶矿泉水卖一万元也未必是不合理的。
    而反对随意涨价的理由主要有:①价格的快速上涨明显提高供给,需要前提条件:其一,厂商的产能能够在短期内迅速扩大,如果本身就已经满负荷运转则难,因为口罩须符合一定的医用标准,这需要特定的机器、适当熟练的工人、充足的原材料、正常化的物流,且要经过一定的行政审批程序;其二,需求增长应当是长期的,否则企业没有扩大长期产能的动力,病毒疫情之后,需求能有多少,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其三,生产商要能很好地分享涨价带来利润,现代社会生产、物流、经销高度分工,即使末端消费者高价购买口罩,生产商能分几成利润很难说。②涨价弊端多:其一,供给和物流跟不上,涨价会导致假货泛滥;其二,物价飞涨,会助长经销商的囤货行为,比如一些药店,进价后会等价格涨到足够高时再售出,吃进价售价的差价,牟取暴利;其三,价格飞涨,会导致穷人或乡村不太重视口罩的人群无法承担此项防疫开支,而选择不使用或反复使用旧口罩或质量不合格口罩,从而产生社会问题;其四,国人有买涨不买跌的心理,担心后面成本支出的增加而大大超出实际需求进行囤货,而部分人特别是一线抗击疫情的医务人员却会不断面临口罩缺货状态,从而出现社会消费失衡;其五,国内物资调配尚缺乏透明度,放任价格一路上扬,将会不可避免出现大量的权力寻租空间。
    笔者认为,基于当前国内的疫情和春节前后的时间节点,口罩生产的原材料价格上调、加班费用和物流成本增加等都是客观存在的,不允许任何程度的涨价是荒唐的,但随意涨价也不应当被允许,因为如上所述,弊端多多。不过,价格可以涨多少,法律层面基本是空白的。
    也有些地方出台了一些地方性的规定,比如湖北省曾规定,购销差价超过15%的,涉嫌哄抬物价。前文提到的湖北洪湖进价6角口罩加价4角出售被处罚的案例,便是基于购销差价超过15%的理由。当然这个执法标准也作废了,据南方都市报确认,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在2月15日发布了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执法办案的紧急通知,其中提及了《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期间有关价格违法行为认定与处理的指导意见》(鄂市监竞争[2020]3号),紧急通知指出购销差价超过15%涉嫌哄抬物价的执法标准作废。笔者不知这份紧急通知与1元口罩被罚事件有无关联,考虑到网上对此行政执法的一片讨伐之声,不排除有此可能。
    笔者认为,虽然大家探讨的物价上涨涉及新冠疫情,涉及民生物资,虽然自上而下一片从快从严的高压处理态势,但执法者还是不能随意构建价格上涨与哄抬物价之间的关联。1元口罩事件后湖北市场监督部门及时调整了执法办案的思路,认为市场监督部门查办案件,要遵循合法性、合理性和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既严格执法彰显法律威严,又充分考虑疫情期间保供稳价的实际需要,实现案件查处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防疫效果的有机统一。笔者对此是十分赞成的,哄抬物价这顶帽子是不能随意扣上的。
    至于物价上涨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人民法院是最有发言权的。实际上,各级法院对定罪量刑历来是持谨慎谦抑的态度的。就上述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妨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刑事案件的审理指南》而言,该指南第21条就提到,审理非法经营类案件,应当重点审查以下事实证据:(1)行为人的行为是否违反《最高人民共和国价格法》、国务院《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国家规定;(2)涉案产品的真伪、质量、进货渠道、购销价格以及政府限价、指导价及市场一般行情;(3)非法经营数额和违法所得数额。因生产、销售成本大幅上涨导致定价过高的,可不认定为哄抬物价的行为。
    随着我们这个口罩生产大国产能的逐步释放,相信会有足量的口罩来供应市场。而对于喜欢兼职微商的朋友们,在这里还是要提个醒,朋友圈售卖口罩,很难完全规避产品质量、商标侵权、价格违法等问题,大型的连锁药房尚且被一罚一个准,遑论各种手续不齐备的个体。一旦牵涉到任何一个问题,无论是行政处罚还是刑事追究,代价都将是非常大的。
联系方式

扫一扫

微信预约来访

  来访请提前电话预约:138-1620-6804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