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名刑事律师孙金山,前金牌刑事法官,专注办理全国重大疑难刑事案件,欢迎咨询!
logo
联系电话
行业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报道 >> 详情

为动物立法是矫情还是人道?

上传时间:2020-02-21          浏览次数:5
伦理不仅和人,而且与动物有关。动物和我们一样渴望幸福、承受痛苦和害怕死亡。如果所谓人文关怀是以人类为中心的自我膨胀,将动物视为我们的食物和役使对象而不是我们的朋友,那么,所谓人类文明也无非是某一地球物种自以为是的想象。
——黄鸣鹤
“从一个国家对待动物的态度,可以判断这个国家及其道德是否伟大与崇高。”
——圣雄甘地
1809年,当第一个禁止虐待动物的提案在英国议会被提出之后,提案人受到了议员们的嘲讽。的确,在战争不断、时有饿殍的时代背景下,人的生存权尚且没有办法得到充分保障,却将关注的目光转向一直被视为食物和畜力来源的动物,恐怕不是吃饱了撑的,也是闲得发慌的人才可能想出来的主意。
动物保护主义者并不因为社会的不理解而放弃,在他们看来,动物也是生命,也是上帝所创造的世间万物的一部分。 人类自命为万物之灵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权随意处置甚至虐杀那些不会说话的生灵。
或许,动物不会说话只是一种人类逻辑,动物有情感也有着自己的沟通方式,也是不争的事实。人不识马语便谓之马无语,不仅是无知和偏见,也是几千年来人类以自我为中心的傲慢与偏见。
在罗马法的传统中,法律首先应该是一种自然法,是人类在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如同中国道家的“道法自然”的哲学思想, 法律的终极价值早就蕴藏在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中,隐含在自然界的日月星辰、飞禽走兽之中,而人类立法的过程,只是发现,而不是创造。
中世纪欧洲法庭将动物与人同等对待,使之成为原告或被告,暴怒的驴子踢伤了人,不仅主人要承担责任,驴子也可能被押上绞刑架,服完刑后以肉身还债,当然,刽子手可以优先分一驴腿作为行刑的报酬。而在之后的法律设计中,文艺复兴运动所发起的思想启蒙强调思想人本,法律的设计从神的意志转移到了人权的保护上,动物们的法律主体资格逐渐被制度设计者们忽视而逐渐成为人类财产的一部分,由主体变为客体。
工业革命使得生产力如同被从魔瓶中释放出来的魔鬼,有着无穷创造力的同时也演绎着贪婪对于人心的侵蚀过程。人类拥有比他们祖先多得多的财富、知识,却发现自己的心灵在欲望的折磨中日益枯萎。哲学家们宣告“上帝死了”,却发现挣脱牧人的鞭子羊群却更加无助;科学家们以为世界是物质的,如同魔方可以随意变化,却发现科技铸出的剑指向的是人类的胸膛;律师们认为是他们在维系世界的秩序,却发现人们称他们为鲨鱼并且号召将他们杀光;商人认为一切都是可交换或购买的,却发现所谓的超级市场最后典当的是自己的灵魂。
在上帝的凝视中,人类发现,自我膨胀终究无法挣脱宿命,除非你学会谦恭。要想得到幸福,创造并不是第一要素,敬畏是最重要的德行,而这门课的入门篇,就是人类该如何平等对待同一星球上的其它种类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动物福利法》被称为一个国家文明程度标尺的原因。
西方社会对中国的认识一直存在许多误读,其中的一种就是认为中国人是个残忍与好战的民族,理由似乎很可笑,因为他们看到中国人连代表和平的鸽子都可以烤来吃。但其实中国人的仁爱大同思想自古就有,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法国大革命时被引用写入《人权宣言》,之后更被动物福利主义者援引。
“人必须以传递之心对待动物,因为对动物残忍的人,对人也会变得残忍。”——康德
在人类学会恭谦之前,他们一直认为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是造物主创造来为人类服务的,公鸡负责打鸣母鸡就得下蛋,骡子必须拉车马是受人骑的,狗用来看家护院猫得抓老鼠,活着必须有用,动物们要是不具备某种利用价值,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则恐怕只有下锅炖汤一个归宿了。所以说, 动物福利立法,是在人类终于明白应该和不同的物种和平共处共享这个星球之后。
动物福利立法将动物们分为农场动物(提供肉皮毛)、实验动物(如小白鼠)、伴侣动物(如宠物)、工作动物(如警犬)、娱乐动物(如马戏团的狮子)和野生动物(自由的精灵)六大种类。对于不同种类的动物,福利重点是不一致的,比如农场动物,虽然现今素食的人群越来越多,但人类作为地球上数量最大的食肉群体,短时间内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这就决定了动物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然必须以自己的肉身为人类的胃口献祭,屠夫这一古老的职业也不会消亡。
宗教在关注心灵世界的同时仍然无法摆脱人类需要动物贡献肉、皮、毛来满足温饱这一客观事实,于是,宗教对于动物的屠宰有着一定的程序,以便可能附着在动物躯体内的灵魂能得到解脱往生极乐,但这似乎仍然只是一种自我告慰的仪式。“君子远庖厨”的说法则更为虚伪,将吃肉的享受归己而将杀戮的罪孽由他人承担。
现代的动物福利立法仍然有着人类利己主义的考虑,比如一些国家立法规定猪在运输过程中必须保持运输车辆的洁净;屠宰时应该被隔离,不让其见到同类死亡的过程;必须用电击的方式使其昏迷后,才能放血和切割猪肉。可是在所谓“猪道主义”的背后,是一种现实的考量,猪是一种聪明的动物,它在见到同类死亡的时候会拼命尖叫,这促使它们体内分泌出大量的腺激素,这是一种对人类有害的致癌物质。也就是说,安乐死的过程并不是出于猪对人类肉身献祭的感激之情或内疚之情,只是为了取得更干净的肉。
但无论如何,这总归是一种进步。对于实验动物,各国立法侧重于尽可能减少活体动物的实验,并在实验过程中尽可能给它们提供舒适的居住环境,保证其运动时间和空间。许多国家立法取消了中小学生物课程中原有的动物解剖实验,原因是让孩子们通过解剖观察生物的死亡过程,可能激起他们内心的杀戮欲望而不是学习知识。在中国,人们也学会了感恩, 2004年,武汉大学实验动物中心为死去的38只恒河猴树起慰灵碑,以感谢他们在研制“非典”疫苗中作出生命的贡献。
动物对于感情的忠诚弥补了人类对于同类冷漠和算计所带来的空虚,无数动物牺牲自己守护人类的故事传诵至今。但作为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上帝不让狗族具备忠奸分辨能力也是一种高明的考虑,这种贵贱相依不离不弃的一贯精神,可能是人类在众叛亲离时最后的慰藉,桀犬吠汤,如果连商纣王家养的狗也会在牧野倒戈投向周武王的话,那才是造化真正的悲哀。
现代社会,物质越丰富,彼此间的心灵却越感疏离,一些老人死于公寓多日却无人问津直到尸体成为公害警察才介入,此类报道在西方似乎已经成为狗咬人属常态而不成为新闻兴奋点。在这个时候,动物作为一种沉默的朋友,陪伴许多孤独的老人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成了常态,以至于西方社会出现了一种很容易理解的怪现象:许多老人立遗嘱时拒绝将遗产留给自己的孩子,而是留给了宠物。
法律并不反对这样做:美国许多州虽然规定动物在法律上不能作为遗产的继承人,但遗嘱人可以设立专门性的信托基金,嘱托将款用在宠物的吃喝拉撒上。在美国,每年有千百万只宠物成为巨额财产的受益人,许多律师因为办理此项业务而发财。但法律也考虑到动物的寿限,规定最长期限不得超过21年,也不知道那些议员们通过这项法律时有没有考虑到乌龟的感受?
许多动物因为其在某个方面的优秀表现而成为人类的工作伙伴,如有几千年历史的马戏,猴子、大象和山羊既是马戏团主们的摇钱树也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在英国,狗和老鼠被海关缉私处训练成为搜查毒品的超级探员,它们给毒贩们造成的损失是如此之大,以致贩毒集团对其恨之入骨,开出巨额悬赏要它们的命;在美国,海豚被训练成潜水员以及出色的排雷专家,但所需的花销却比美国大兵要低得多也不会临阵脱逃。许多国家的法律给这些从事公务行为的动物们以正式雇员的待遇,领取薪酬并考虑到它们老来退休后的养老金问题。
野生动物保护也是动物福利立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比起被人类驯化或圈养的动物,野生动物在天地间如同自由的精灵。在航海大发现之后的殖民时代,无主财产的先占原则使得欧洲人野心勃勃,相对于私人财产,公共领地更容易受到掠夺式开发,科学证明对野生动物最好的保护方法就是不去打扰它们,各类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就是人类在自然界报复面前的理性回归和对自然界掠夺欲望的节制。
“我们的任务是要解放我们自己,这需要扩大我们同情的圈子,包括所有的生灵和美妙的大自然。”——爱因斯坦
动物福利立法并不是要赋予动物和人类平等的法律地位,而是以换位来重新思考人类和动物的关系。动物也有七情六欲,有着人类科学目前无法了解的高层次的生理需求。因此,五大自由成为世界各国在动物立法方面一致认同的宗旨和标准:1.享有不受饥渴的自由;2.享有生活舒适的自由;3.享有不受痛苦和疾病伤害的自由;4.享有生活无恐惧和无悲伤感的自由;5.享有表达天性的自由。
在国外,动物保护的工作主要由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志愿者完成,当然,舆论监督起了很大的作用。当动物保护的观念深入人心时,好莱坞的明星们就会发现,披一件由藏羚羊的毛制成的披肩固然奢华,但这种时尚爱好恐怕带来的不仅是动物保护组织的抗议,也会激起粉丝们的不满。在美国,一对华人老夫妇用吃剩下的饭菜喂养自己的宠物狗被邻居发现告上法庭,认为此行为已经构成虐待动物,请求法庭褫夺该夫妇对宠物狗的监护权。
中国的动物保护工作也在不断的进步中:在可可西里,用胸膛对付高原寒风和偷猎者子弹的野牦牛队员们,为保护藏羚羊谱写了一曲生命的赞歌。但就国家立法而言,这种自发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当大学生刘海洋将烧碱和硫酸泼向动物园黑熊的时候,人们才发现,竟然找不到适宜的法律条款对其行为进行惩罚,相关的法律及实施条例洋洋洒洒达数万言,多的却是宣誓性或倡导性的条款,可操作可适用的条款却寥若晨星。相比之下,国外关于动物保护的立法虽然略显琐碎却十分实用,如欧盟于2006年1月开始实施的食品法规定:阉割公猪时必须采取止痛措施;新生的小猪28天内不允许断奶;必须给母猪喂养高纤维的食物;诸如此类,并规定了严格的检查措施。
这或许是走极端,以致有这么一个笑话:一位农场主对检查员说,规定的内容实在太多了,我也搞不清楚该给猪们吃些什么不犯法,干脆发给它们一些欧元,爱吃啥自个儿买去。
联系方式

扫一扫

微信预约来访

  来访请提前电话预约:138-1620-6804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